正文 时光染上指甲花

时光染上指甲花

来源: 市档案馆 发布时间:2019-09-05 09:15:34.0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指甲花,又名凤仙花,在我们乡下还被称作“指甲草”。记忆中,乡下低矮的土墙头、老屋的窗棂下都能看到指甲花的身影,其花色不算出众,花香也不算浓郁,虽低调但很讨人喜欢,它们装扮着一个个寻常百姓的院落,成为人见人爱的一种花草。

每年春天,母亲总喜欢在靠院墙两边的篱笆脚下种上瓜、点上豆,再顺手撒上一把指甲花的种子。几声春雷滚过,指甲花的芽尖就从土中冒了出来,细细的嫩红色的茎上顶着两片小小的圆叶,玲珑剔透,惹人爱怜。指甲花依着高高低低的篱笆迅速生长,一天一个样儿,感觉没几天的时间就长高了。每到这时,总会有许多邻居围着我家的篱笆,从这些密密麻麻的指甲花中移出几株带回自己家栽上。

夏天,指甲花开了。酱红色的茎,翠绿色的叶子,花朵的颜色有红的、白的、黄的、粉的、紫的,花瓣有复瓣的、单瓣的,叶托着花,花偎着叶,一丛丛、一簇簇,竞相开放。母亲说,指甲花是属于女孩子的花。傍晚时分,凉风习习,姑娘们蹲在开得正盛的指甲花旁边,将一朵朵绽放的花瓣轻轻地摘下,放进提前准备好的白瓷碗内,再加入少许明矾或者盐,然后用小木棍轻轻捣碎。伴随着声声清脆的敲击,美丽的花瓣一片片“香消玉殒”,最终化作一团花泥。此时,姑娘们伸出洗干净的手,捏一点花泥放到指甲盖上,用厚实的荷叶包好,再用麻线系住。第二天早上,姑娘们指甲红红的,漂亮极了。元代女词人陆琇卿曾在《醉花荫》中这样描述:“曲阑凤子花开后,捣入金盆瘦。银甲暂教除,染上春纤,一夜深红透。绛点轻儒笼翠袖,数颗相思豆。晓起试新妆,画到眉弯,红雨春心逗。”短短几句,描绘出女孩子们用指甲花染指甲的过程和纤纤玉指的美丽,“一夜深红透”更是无比贴切与传神,尽显指甲花的魅力,仿佛嗅到了那指甲花留下的天然清香。

回到离别30多年的故土,看到家乡的指甲花依然静静地开着,心中甚是欢喜,只是现在很少有姑娘用它来染指甲了。如今,化学合成的指甲油很张扬地把姑娘们的指甲染红,颜色多样,却没有给我带来柔和怡人的感觉。

家乡的指甲花虽年轮短暂,一岁枯荣,却用那一抹红染靓了农家田园,也染红了一颗恋乡的心。

    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19年9月2日 总第3420期 第四版

(责任编辑:市档案馆)